当前位置:首页 > 厦门文史
陈嘉庚与1955年建筑界大批判
时间:2015-03-11 【 字号: 】 点击率:
 

  

曾经有人发表文章说,1955年,全国批判“大屋顶”。陈嘉庚敢于抵制极左思潮,继续建造“大屋顶”楼房。

真的是这样吗?

陈嘉庚的秘书张其华在《在陈嘉庚身边十年》中写道,1955年,陈嘉庚到各地考察,“他对长春地质学院在原皇宫基础上盖地质宫很有意见,批评这是全国最高额造价”,“既不美观又不实用,实在是浪费的典型”。“北京某些建筑物的‘大屋顶’……都让他很生气,就此,写了八个报告给周总理。”作为对比的是,在参观新疆独山子石油矿区时,看到职工宿舍结构虽简却设备齐全,即实用又省钱,胜过京沪的职工宿舍,当即测量、画图、搜集资料,亲自给周总理写信,以为推广,并让秘书复制许多份,分发给各地领导作参考。1

建筑界的“大批判”自19553月至19561月。陈嘉庚考察东北是8月;正是大批判“如火如荼”的时候。如果说当时“批判大屋顶”是“极左”;那么,以陈嘉庚的身份和对浪费的深恶痛绝,他给周总理的报告,绝非“抵制极左”。而是给大批判火上浇油。

为什么陈嘉庚自己建造大屋顶而对别人建造大屋顶“很生气”?这就需要了解当时大批判的真相;要了解陈嘉庚的大屋顶与其它大屋顶有什么不同。

1955年建筑界大批判真相简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结束了百年战乱;百废待兴,百业待举。19506月美军在朝鲜仁川登陆,战火很快烧到鸭绿江边。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以极落后的装备与世界最强大的帝国主义进行着艰苦卓绝的战争。一穷二白的新中国要解决人民穿衣吃饭问题,还要尽快发展工业;否则不但农业无法进步,人民生活无法提高,国防不能巩固,新中国还有夭折的危险。迅速发展工业、教育,医疗等事业,就要有相应的建筑;这种发展又使得城市人口剧增,带来住房问题仅一九五三年,国家直接投资建设的房屋面积即达三千万平方米以上,其中住宅约一千二百万平方米。即便如此,还有数百万人的住房尚待解决。在北京城里,祖孙三代七八口人挤在一间小屋里的,司空见惯。当时建筑界的迫切任务是,以有限的钱盖更多的房,解决人民的基本需要。

1953年,国务院明确提出,民用建筑的设计,“必须全面掌握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的原则”。但是,从中央到地方,很多干部却一味追求高标准,不但不注意节约,甚至把控制标准也撇在一边,放手花钱。

 19552月,建筑工程部召开了设计及施工工作会议。会上批评了基本建设中的浪费问题和设计中导致浪费的“复古主义”、“形式主义”倾向。

328《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反对建筑中的浪费现象》。社论重申党关于建筑的原则,强调“适用永远是建筑中头等重要的问题”;“除了少数以满足艺术要求为主要目的的特殊建筑外,建筑的美观决不应当违反适用和经济的原则”。社论批评了建筑界几种严重浪费的现象,分析了各相关部门的责任。社论要求,建筑中忽视经济原则的倾向必须迅速克服,用有限的财力物力最合理地最有效地为经济建设和人民的物质、文化生活服务。

《人民日报》还设《厉行节约反对基本建设中的浪费》专栏,刊载对全国各地建筑的浪费现象的调查。当时,最明显的浪费现象是,在楼房上加盖宫殿式大屋顶,制作各种虚夸的装饰。有的建筑装饰的造价竟占总造价的百分之三十

北京市各机关的三十九座房屋因加盖大屋顶浪费了五百四十万元。

长春地质学院的地质宫、哈尔滨医科大学、鞍山设计大楼三个建筑的造价就超过国家标准七百多万元。用这笔钱可以盖十几万平方米职工宿舍,解决几万人的住宿问题。

北京地安门大街4041号院,是总参、总政的宿舍,造价达2001平方米,是国家职工宿舍平均造价的3倍多!

中央民族学院是占地30万平方米的仿古建筑群。为屋顶加装鸱吻、神兽等仿古形式,超过投资标准,被迫削减2500平方米的职工宿舍计划。

西南军政大会堂(后改称重庆人民大会堂)是仿天坛祈年殿建筑。其高度、直径又远超过祈年殿。仅室内金顶就用了金片26万张。

这种不顾我国的经济条件的“民族化”,严重破坏了国家经济计划。

这次批判不是“批大屋顶”,不是批梁思成,更不是批“民族化”;而是批浪费,批形式主义。这种批判,不是“极左”,而是明确了建筑界必须遵循的正确原则;不但在当时是必须的,现在、将来依然应该引以为戒!

如果我们以陈嘉庚建筑与上述现象对比,就会认识到,国务院提出的“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的原则”不但是应该做到的,也是可以做到的。

大屋顶与大屋顶的比较

陈嘉庚建筑中西合璧,雅俗共赏,已是公认的事实。因此,在本文中,我们仅从“适用、经济”两方面与当时被批判的“大屋顶”做一些比较,不做谁更美的分析。

长春地质学院教学楼被称为地质宫,是1954年在流产的伪满皇宫基础上建成的。

陈嘉庚为什么说它是浪费的典型?

地质宫长220米,高5(包括地下1)。楼顶铺满绿琉璃瓦,屋脊装饰着仙人、神兽。正面五扇铜饰朱漆大门。门前有高大的石狮、盘龙华表式灯柱。大厅有12根大理石柱,8盏豪华宫灯;还有两个莫名其妙的大石鼓,仅这石鼓就要5700元,相当一般二级工15年的工资。这座楼造价平均每平方米220元,加上原有基础造价则达300元。1954年国家规定高等学校建筑标准是每平方米125元。这外表豪华大楼内部,却让人感到分外郁闷。楼无外廊。“筒子楼”内楼道两侧是教室。教室只有一侧开窗,光线暗淡,空气污浊。特别到冬季,楼道里如果不开灯就是漆黑一团;但是,若开灯开电梯,实验室就无法工作,要保证实验正常进行,就要停止电梯和部分照明用电。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造价如此高昂的教室中,却有令学生最讨厌的柱子。200多米长的5层楼,正面只有1个大门,背面只有3个小门;一旦发生事故,学生不可能迅速撤出。这座“皇宫”既不适于教学,也不适于住宿。

与此同时,陈嘉庚主持建设的厦门大学, “芙蓉”123三座楼,屋顶铺绿琉璃瓦,各有三个歇山顶,有外廊,房间两面开窗,空气流通,光线好,平均每平方米造价41.83元,2不到地质宫的15% 。造价最高的建南大会堂,建筑面积5954平方米,造价463000元,平均每平方米77.76元,只有地质宫的四分之一稍多些。3

北京的“四部一会”大楼,为表现“民族形式”用了7个重檐大屋顶,为表示“社会主义内容”原设计其主楼大屋顶上装饰瓷鸽子上百个,每个150元,计15000多元(当时折合黄金约4880克)。主楼高47米。很显然,楼顶上的鸽子;路上的人看不到,飞机上的人也无法欣赏。

陈嘉庚建造的“大屋顶”,没有鸱吻、仙人、神兽等装饰,没有沥粉贴金,没有表现封建统治者威权的狮子、华表,也没有为表示“社会主义爱和平”的鸽子。但是,它却给人以“清水出芙蓉”之美。

北京地安门大街4041号院,两幢楼顶上共有6个亭,造价546000元。

几乎是同时,陈嘉庚在集美修三个养殖池,总水面 400 亩。三池周围砌筑石岸。龙舟池周围及池中共建了8个亭子。仅龙舟池北的3个亭,其面积之大,形式之美就胜过4041号院的6个亭。挖池、砌岸、建亭,总造价只有30万元

为什么陈嘉庚建筑造价如此低而又实用美观?

“建筑问题经济为第一要义”。4

 “无为之费,一文当惜;正当之消,千金慷慨。”5

这是陈嘉庚建设集美学校、厦门大学始终坚持的原则。从设计、材料、施工,处处精打细算。

1920年,请美国建筑师毛惠设计厦大校舍。每方尺造价达十二、三元。陈嘉庚决定自己设计,自己办料、建造;每方尺仅五、六元。

厦大最早建集美、同安、群贤三楼,校长提出都要用天花板。陈嘉庚说,礼堂应该加天花板,其它两座楼不必加,“按每方尺加2角……当加费32百元……故不赞成”6

19234月,厦大建生物实验室,原计划用大片玻璃及特制“吊物”(应该是控制窗户开合的窗钩、插销之类小物件)。陈嘉庚看过设计图纸后,认为所画“吊物”在新加坡也没见过。如果实验室的门窗非用这种吊物不可,即使贵,也要买。如果其它形式的也可以用何必非用它呢!7

陈嘉庚多次强调,“凡本地可取之物料,宜尽先取本地产生之物为至要”。8他用本省木材,本地石料,自办砖瓦厂,节省了大量资金。

建华侨博物院时,他要求管理人员,将裁下不用的短小木料,作价运回集美,给学校做桌椅,做到物尽其用。

陈嘉庚力求俭省,但是强调严格管理,对质量绝不马虎。

他嘱咐管理人员,对于工匠,“不合用之辈,尽可辞退”;不合格的材料,坚决不用。他所建校舍,早者已近百年,晚者也有50多年;但至今,石头依然洁白,墙角有如刀削,像新建的一样。

陈嘉庚的俭省服从于适用

陈嘉庚对建筑投资精打细算;但是,要保证适用。

1922年陈嘉庚指示,厦大再建之浴室及厕所,可由新加坡买花磁砖铺之;9用花瓷砖铺浴室及厕所,这在当时堪称豪华,在学校更可谓绝无仅有。但是,这样做易于清洗,保证卫生。陈嘉庚认为,卫生,“于民族前途大有影响”。

直到20世纪80年代初,我国大部分楼房是“筒子楼”,即每一层楼有两排室,中间是楼道。长春地质宫、四部一会楼也是筒子楼。

陈嘉庚主持建造的教室、宿舍,几乎都是每层楼一排室,两面开窗,有约25米宽的外廊;保证室内光线充足,空气流通,又有室外散步的场所。晴天太阳不会晒到课桌、黑板;雨天开着窗户雨水也不至打到室内。因为有走廊,造价要增加四分之一。陈嘉庚认为,这样有利教学,有益师生健康,这个钱应该花。

 

1923411陈嘉庚致信厦大建筑部主任陈延庭。“建筑厦大校舍之最重要不出三事:第一件是地位之安排,因关于美术之重要及将来之扩充是也。其次就是间隔与光线。……第三便是外观,……唯能免花多资粗中带雅之省便方可也。10

解放以后,陈嘉庚更加注意适用与节约。如1950121,在厦门大学“查石梯比木梯加价至少三分之二,因此决定凡不露在外面影响美观的,则不用石梯。”11

陈嘉庚经常对管理人员说,华侨捐赠之钱来之不易要节约使用他们的捐款,处处为多盖房、盖好房着想。……盖房子别忘了我国传统特色,但全部古式中式造价太高,我们负担不起,砌筑过程复杂,时间也长,落成后也不一定适用。要取古今中西相结合,既保持民族传统风格又能降低工程造价,同时比较适用。设计一定要简朴适用,典雅大方。12

 他不只考虑节约华侨捐款,还考虑为国家节约外汇。当时,钢材水泥紧缺,福建又交通不便,如从香港购买,比内地还便宜。但他除非万不得已,不向香港购买。他说,国家很需要外汇,要爱惜。13为了节约,南薰楼群在承重要求不高的地方用竹筋代替钢筋。这些竹筋直到2005年才被换下;近50年来,这几座楼一直正常使用,没有因用竹筋破损,更没有发生人身事故。

陈嘉庚在建筑方面的一贯主张,与我党1953年提出的“必须全面掌握适用、经济、在可能条件下注意美观的原则”完全一致。19511954年,厦大校舍平均造价46.18元,远低于国家规定的每平方米125元的高等学校控制标准。集美学校也是如此。

可是,我们党的很多干部,却在国家那么困难的年代,不惜违反财经纪律,以能进驻新建“皇宫”为荣。很多自诩爱国的设计师,把适用原则撇在一边,以巨额投资的建筑做自己实现艺术理想的试验品。这怎能不让陈嘉庚气愤!

陈嘉庚积极参与了对这种浪费现象的批判,就像他倾家兴学一样,是他尽国民天职的自觉行动,是对刹住浪费歪风,保证国家建设正常进行的又一重大贡献。

陈嘉庚几十年“中西合璧”的探索和建设集美、厦大的实际成绩,为全国建筑界树立了适用、经济、美观的样板;为现代建筑民族化创出了一条新路。

注释:

1《回忆陈嘉庚》文史资料出版社198410月版,第202

2《厦大校史资料》第八辑,第36页。

 

3《厦门大学校史资料》第八辑,第51页。

4陈嘉庚教育文集》337页,19231214致陈延庭函。

5《陈嘉庚教育文集》319页,1922611致叶渊。

6《陈嘉庚教育文集》318页,192252致陈延庭。

7《陈嘉庚教育文集》341页,1923415致陈延庭。

8《陈嘉庚教育文集》341页,1922123致陈延庭。

9《陈嘉庚教育文集》340页,1923411致陈延庭。

10《陈嘉庚年谱》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3月版,226页。

11《厦门大学校史资料》第八辑,第37页。

12《陈嘉庚年谱》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3月版,227页。

13《陈嘉庚年谱》福建人民出版社19863月版,227页。

参考文献:

[1]“城市服务部负责人在第二次全国厅局长会议上关于城市房产管理工作的发言19571028),《民法参考资料》第二分册,北京大学法律系民法教研室、资料室1983年编印,第267页。

[2]中央民族学院建筑中的浪费《人民日报》19553292版。 

[3]《两幢豪华的宿舍大楼》,1955328《人民日报》。

[4]《一座浪费的不适用的学校建筑》,1955330《人民日报》。

[5 ] 李富春:《1955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

[6]陈嘉庚教育文集》王增炳、陈毅明林鹤龄,福建教育出版社19897月第一版。

[7]《厦门大学校史资料》第八辑,厦大校史编委会。

                      (作者系国土资源部厦门培训中心工程师)

                                 责任编辑 

                                 

收藏】 【打印】 【关闭